新聞中心
您當前位置:
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企業文化
月亮從不問歸期
來源:廖銘鳳
發布時間:2022-02-21
瀏覽量:344

大年初一,時隔三年,我終于坐在了三樓的窗前。窗簾一邊拉開,如果有月亮的話,我就能看見曾經剛下晚自習回來的高中生,看見那個裝模作樣的大學生,看見待嫁的新娘點數著婚禮清單,滿眼閃閃亮亮的期待?,F在,我帶著女兒和家人圍坐在節日的燈光下,前面的樓已經擋住了月亮,只看見忽明忽暗的影子。


我起身,拿起炮仗帶著女兒和侄兒來到樓頂,突然看見了彎彎的月亮,就掛在外婆種的香櫞樹之間。實話說,嘰嘰喳喳的小孩在旁邊催促著趕緊點炮,我也不一定就有夜賞家鄉月的雅興,何況這夜的月亮還并不圓,不一會兒就磕磕絆絆的消失在高樓之間,看不見了。


很多在他鄉的人都說,最好的月亮還得是家鄉掛的那一輪。這已經是大家思鄉愁緒的一種由頭,想必這詩情畫意的哲理,我尚且就讀幼兒園的女兒和侄兒或許可以提供部分注腳: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”的愁緒,“人言落日是天涯,望極天涯不見家”的失落和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的期盼。


疫情的限制,我已經三年沒有歸家過年。自小和爸爸一起“二十七宰公雞,三十夜祭先祖”的流程也被迫中斷,猛的再上手,竟然還有些生疏。小時候,每逢過年,爸爸都會挑選一只肥美的公雞,我和妹妹負責抓緊雞爪,爸爸拿起菜刀架在雞脖子上,來回幾下還念念有詞……這樣的場景,我期盼已久。其實,他鄉也有和家里一樣的大月亮,也有我星星點點為之守望的港灣,卻堵不住穿越風雪、渴盼回家的溫熱和急迫,特別是春節。


正月初二,與老友相聚自然是很重要的環節,應邀體驗了一把家鄉的夜生活。我們穿新衣,舉杯共飲,四五人圍成一桌開始“血戰到底”,熟悉的方言和自小特有的暗語才讓我徹底安心,這是真的歸家了。


月出而聚,月落而分,暮合晨離,暮去晨歸,相聚的時光中揉進了月光的清輝,時間就這樣和我們擦肩而過。凌晨,局散。一行人臨時決定放棄開車,踏著月色像讀書時那樣結伴而行,也有的放聲歌唱。我們穿過濕地公園,宛若在記憶深處的鼓點中踏步,兩側的林立的商場、建筑星光閃耀,摩登氣息撲面而來,“這還是家鄉的夜晚嗎?!”家鄉的月亮像太陽一樣燦爛,家鄉的夜晚像白天一樣明亮……


離家的時間又要到了,我們例行給先祖告別,到了已是半夜,彎彎的月亮看著我們,還不打算離開,我們更不舍得在月圓之前離開。記得也就是升入高中開始,離家的時間越來越長,煙花爆竹還未放盡興,年就過了,仿佛只是放幾天長假之后,就習慣毅然決然的奔赴遠方。月光落在夜色中清冷而明晰,路途雖遙,卻一直在身后跟著我們母女倆,一路風塵仆仆、披星戴月,終于抵達關中平原。


不需問歸期,太陽又要升起來了!

  編輯:  責任編輯:楊美鳳  審核:  
久久亚洲女同第一区